關於部落格
咖啡
  • 8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相聲演員馬志明:膩歪坐臺中間宣傳我,願意眯著去

  中新社天津8月8日電 題:“潮爺”少馬   中新社記者 張道正   馬志明出CD了!“少馬爺真潮!”   “少馬爺”,是相聲圈內和粉絲們對馬志明的尊稱。   馬志明,中國相聲第六代演員,回族,相聲大師馬三立的長子,朱闊泉的徒弟,侯寶林的帶拉師弟。   在相聲界,少馬爺的輩分如今是極高的了,藝術造詣那更是爐火純青,但令外界詫異的是,他並沒有大紅大紫。   “我最膩歪坐臺中間,宣傳我,我受不了,咱願意一邊眯著去。”7日下午,少馬爺在出席一個紀念馬三立的活動後,如此坦言。   少馬爺曾經落難。1965年,他和父親馬三立一起被打為“現行反革命”;1970年到1977年,馬氏父子被下放到天津南郊。   “以前批判、否定我父親的多,他瘦,有曲藝團的人一巴掌把他打倒在地,他晚上也照樣睡覺,不往心裡去,但你要說他業務不好,他能病了,他是一個相聲痴,這種人那都是怪人。”馬志明以玩笑的口吻輕描淡寫父親歷經的苦難。   馬三立跌倒人生谷底,馬志明的日子也好不了哪去。他的罪名是不能跟馬三立劃清界限。1965年某天,馬志明睡到半截曾被叫起來,工作隊要他交代父親最見不得人的行為——家裡有沒有槍,有沒有手榴彈,寫沒寫過反動標語。   “要有我真揭發,我也想進步!”馬志明開玩笑地說,到了1982年的時候,馬三立才真正過上了好日子。“他如果能看到今天到處宣傳他,還不得高興死。”   苦難的經歷讓馬志明變得寵辱不驚,父親馬三立的豁達也讓其學會笑對人生,看淡名利:“都是你,吃頭份,喝頭份,就受罪了。”   “我在團里一級演員里工資屬於偏低的,還給房,都沒我的,我絲毫不往心裡去。為什麼?沒有用,有本事咱自己買去,犯不著鬥來爭去。”馬志明笑言:“咱也不是專家,專家?那管嘛?觀眾是上帝。”   或許正因他這種性格,連如日中天罵遍相聲圈50年之怪現狀的郭德綱也對其尊敬有加。   人說“少馬爺”潮,也是因為馬志明能和年輕人玩一起去。相聲界提及郭德綱,有人掩口不言,有人嗤之以鼻,但少馬爺不忌諱,能捧就捧,口裡說的都是好話。   “您怎麼看年輕人說的有些不像相聲的‘相聲’?”“您對現在有些年輕相聲演員作品里含有‘軟色情’的內容怎麼評價?”   面對記者帶有“拱架”的刁鑽問題,少馬爺卻從不否定年輕人:“這都是相聲發展的必經階段,大家都要生活,正能量需要,但相聲里天天喊‘學雷鋒’就不可樂了。”   “像高曉攀、王自健都是不錯的後生,在北京、上海都很有名氣、票房也不錯。”馬志明說,“我也看年輕人的相聲,說實在一些外語和網上的話我聽不懂,但這就是我佩服他們的一點,因為他們有文化,老一代人還真來不了這個,他們有挺好的底子,再踏踏實實地學一些傳統的活,那他們絕對會超越我們這一代。”   談及出CD的事,少馬爺笑了,“那是玩兒票。”   別說,CD的名字還真叫《玩兒票——馬志明非相聲作品拾珍》,裡頭收錄了十段馬志明表演的非相聲作品,包括京韻大鼓、梅花大鼓、快板書、單弦、岔曲、太平歌詞等,同時還有天津原創墨殼版京劇《烏盆記》;2008年與張惠妹在天津水滴演唱會上合作表演的天津快板;在電影《匹夫》中與黃曉明的對手戲片段等。   “我最近在讀莫言的書,一大摞。”剛滿七十的少馬爺臨別贈言“多讀書”。(完)  (原標題:相聲演員馬志明:膩歪坐臺中間宣傳我,願意眯著去) 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